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优惠 >

马特·达蒙回应韦恩斯坦事件:如果知道我定阻止

2017-10-13 00:00   ⁄   最新优惠   ⁄  
达蒙与韦恩斯坦是多年合作伙伴 达蒙与韦恩斯坦是多年合作伙伴 达蒙声称自己“如果知道必定阻止类似事件” 达蒙声称自己“如果知道必定阻止类似事件”

 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0月11日消息,据外国媒体报道,马特·达蒙出面回应TheWrap创始人Sharon Waxman最近的爆料“达蒙和罗素·克劳曾帮助哈维·韦恩斯坦压下2004年关于他性骚扰事件的报道”,否认曾帮忙打压报道,称对当时Waxman的报道内容不知情,并称自己绝不能容忍任何这样的性侵犯事件。Deadline对达蒙进行了相关采访,详细:

  DEADLINE:有报道说你和罗素·克劳曾被哈维·韦恩斯坦征召,给Sharon Waxman打电话让《纽约时报》原有的一篇报道脱轨?

  达蒙:我回忆了下,这就是一场一分钟电话搞定的事。哈维打给我说,他们要写一篇报道关于Fabrizio(Waxman当时那篇报道的主角,米拉麦克斯意大利公司的人,被指帮助韦恩斯坦“牵线”女演员,也就是帮他找供性骚扰的对象)),我拍《天才雷普利》时认识的他,他组织了该片的意大利首映礼,所以我是在“专业职权”情况下认识他的,我还在他家吃了晚饭。哈维表示“Sharon Waxman正在编写一篇关于Fabrizio的文章,非常消极,你能打电话给她,告诉她你和Fabrizio的工作经历吗?”所以我就这么做了,我就告诉了我们的工作经历。这和她最近写的完全不符。就我回忆来讲,她的报道仅仅说了罗素和我打电话给她,告诉我俩同Fabrizio的工作经历。整件事的覆盖面积就这么大,所以我很惊讶这件事居然又被拿出来说了。我从未被“征召”做任何事。我们互相担保,一直都是,她那篇报道完全说不通。她的转述和我表达给她的内容并不能契合。我和Fabrizio有过完美的专业方面的合作经历,我并不介意告诉她这些。

  我很确定我告诉过她,我对于她剩余报道的内容一窍不知,因为我确实不知道。我现在对于Fabrizio那档子事也不知道。我和他的工作经历完全告知了她。

  DEADLINE:自上周《纽约时报》爆出韦恩斯坦的性丑闻,据报道称他他曾请求各位好莱坞行业大佬帮助保住他的工作,避免他被董事会开除,不过很显然,没人这么做。因为这样很容易以类似的方式去曲解你这件事:当哈维请求你做这件事时,他有提到Sharon Waxman报道了我们正在读的这篇言行轻率的文章吗?

  达蒙:没有。我只记得那时一篇非常负面的文章,对Fabrizio是一个重击,这也是哈维的原话。从根本上来说,他确实没有专业经验。但哈维说“你和他工作过,你能告诉她,他是一个专业人士,你们合作很愉快吗”?就是这样,我不介意这么做,因为这也是事实。

  DEADLINE:你被卷进这场大漩涡后,杰西卡·查斯坦等其他人在推特上对你进行批评。

  达蒙:听着,就算在我成名之前,对于这种行为我也是不能忍受的。不过现在,作为一个拥有4个女儿的父亲,这类“性掠夺”行为让我彻夜难眠。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噩梦,是巨恐。你也有女儿,你知道的。。。

  DEADLINE:有两个。

  达蒙:我们都清楚这件事还将继续在世界范围传播。我和哈维合作过五六部电影,不过从未见过“性骚扰”相关事件。我知道有很多演员出面声讨,说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行为,这并不真实。这类掠夺行为发生在门背后,在公众视野之外。假如哈维在任何一场事件上做出相关举动但我毫不知情,我表示非常遗憾,因为我本可以阻止的。我也会将视线更加深远地拉回过去的时间线,寻找类似事件,因为我们都知道确实发生了。我对遭受这些悲惨经历的女性们感到难受悲哀,她们能勇敢站出来面对令人赞叹。

  我们能感受到这些改变正在发生,这是必要的,而且早该如此了。男性在这场变革中占据重要部分,我们必须警惕起来,帮助保卫并针对这件事勇于发声,因为我们也有姐妹、女儿和母亲们。这类事件不能再发生了。今天早上,我的胃翻江倒海,感觉非常难受。

  DEADLINE:过去几天很难熬。

  达蒙:就算我的名字没有被牵扯进去,过去几天也是一场艰难的。我不是故事的中心,这些被侵犯的女性和她们身上发生的事情才是。所以假如我感到不安不适,也根本不值得一提。现在有一些真正的受害者出面了,她们表现得非常勇敢。希望她们正在经历的这一切能帮助她们愈合伤痛,她们是我们目前都应该关注的。

  DEADLINE:Waxman同时也提到了罗素·克劳。

  达蒙:我只能认为他和我经历的是相同的事件。罗素也曾和他们工作过,他也是在专业领域上认识Fabrizio的,因为后者管理米阿拉麦克斯影业意大利部门。罗素当时肯定也和韦恩斯坦合作了电影,和Waxman有着与我类似的交谈。因为他说的任何内容都没有被刊登在报道上,她仅仅是提到了我们的名字。

  DEADLINE:再重申一遍,Waxman没有告诉你她的文章的中心点?

  达蒙:她没有。她在事件发生后打给我们表示抱歉,她声称当时我和她打电话时,她和孩子们在车里。这是场30秒的电话交谈。

  郑重声明:我永远,永远永远不会尝试杀死这样一个故事,我不会这么做的,对任何人都是。

  前情:

  Waxman近日称她04年在《纽约时报》时调查了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,但由于“他的权势以及马特·达蒙、罗素·克劳等直接致电”,报道被删减。但她随后也补充称达蒙和克劳确实不知报道的具体情况。

  2004年,我去罗马调查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,追踪一位管理米拉麦克斯影业意大利分部的男士,账目报告表明他没有任何电影专业工作经验,真实工作是帮韦恩斯坦打理“女人需求”。

  Fabrizio Lombardo时任米拉麦克斯影业意大利部领导,一年酬劳40万美元。他的名字在米拉麦克斯及迪士尼影业的工资名单上,迪士尼1993年收购了这家独立公司。

  知情者透露:Lombardo对电影一窍不通,倒很擅长组织俄国陪酒女人大轰趴。⋯⋯我还在伦敦追踪了一位女士,她与韦恩斯坦进行了一场不情愿的性交易,被塞钱封口。她很恐惧,不敢发声,因有保密协议。但至少我们有了证据。

  这报道从未面世。

  在韦恩斯坦施加压力后,马特·达蒙、罗素·克劳等人直接打电话给我为Lombardo作担保,据说韦恩斯坦还亲自去了编辑室,我知道他是纽约时报一位重要广告主,权势无人能比。

  后来报道里任何“性交易”字眼都被剔除,变成一篇模糊反映米拉麦克斯解雇一位高管的新闻。⋯⋯如今我在想:如果那篇报道当时就见光了,韦恩斯坦还会在之后十年里继续此行为吗?

  (孟卿)

(责编:加缪)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